公民實踐論壇:《逃犯條例》修訂──危機四伏!郭榮鏗議員講辭全文

公民實踐論壇:《逃犯條例》修訂──危機四伏! (2019年5月5日)

郭榮鏗議員講辭

 

修例方便內地人員來港執法

一提起強力部門,令我想起前黨友,資深大律師湯家驊。上星期,我有幸與他在外國記者會舉行辯論。他說香港人應該支持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因為強力部門很麻煩,經常要偷偷來港執法,與其這樣,不如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讓強力部門容易執法。

有人說湯家驊吃了「誠實豆沙包」,我認為他有技巧地指出香港人不能支持修訂《逃犯條例》,正是他的邏輯:與其我要入去你家中搶劫,不如你簡簡單單將鎖匙給我,不必太麻煩。我覺得湯家驊很厲害,一針見血地點出問題,就是《逃犯條例》絕不可以支持。

《逃犯條例》的枝節能否修改?政府能否有更好的方法去處理台灣殺人案。我們會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先生的時候,他可以用不少方案。相信香港人這一刻看得很清楚,政府修例根本不是為了台灣殺人案,其實是別有居心,肯定的是,內地人員到香港執法更為容易。

希望外國人關注香港事務

今年3月,我和陳方安生等人去美國。上個月去英國。下星期將與陳太去德國,為何我們要令國際社會關注香港修改《逃犯條例》?我們作為議員,有一個身份去國際社會關注。我們是從香港的角度,就修改《逃犯條例》,與國際社會交流。

外國朋友的反應是”Oh! Really? I think Hong Kong is lost!”他們以為香港消失了。香港在國際社會的聲音愈來愈低,國際社會寧願關心兩岸關係,關心中國其他城市,不再關心香港。久而久之,我們不與外國講香港事務,別人就會遺忘香港。不止是修改《逃犯條例》,一國兩制、法治情況等,香港都要與國際社會聯繫。

今次修改《逃犯條例》,影響外國社會,因此受國際關注。兩星期前,紐約律師公會出了聲明。我們會見外國的政界、商界、法律界人士,得到他們關注,因為修例牽涉自身的利益,也牽涉身處香港定居、工作,甚至路過的外國人的人身安全。如果香港是國際社會的話,絕對是有需要,有必要去講清楚《逃犯條例》的改變將對香港國際、網絡、身邊協議有何重大關係。所以我們與國際交流是有用的。

我認識的林鄭月娥是愛面子的人,但她不是說過要學謙卑嗎?她去過瑞士後,說學得謙卑。我覺得很諷刺,她與全球精英交流,就學懂謙卑。如果林鄭月娥真的變得謙卑,就不要愛面子了,因為全香港敢出聲、有良心的人,《逃犯條例》絕不能過。如果林鄭能聽到這些人的聲音,就不能一意孤行地強行修改《逃犯條例》。

 

「希望7月1日有50萬人上街」

最後,現在民主派在立法會的工作十分困難。5月4日的內務委員會會議,開了5小時30分鐘,最後通過指引,改由石禮謙主持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法案委員會,將涂謹申「DQ」。5月6日(今天)將有2小時30分的會議,看建制派如何通過指引了。

5月4日晚上,立法會秘書處與建制派議員會議,要求委員會成員在5月6日(今天)正午12時或之前,書面通知秘書他們對指引的考慮,若過半數委員支持指引,指引將視為獲得採納。陳維安,我告訴你,你只是立法會秘書長,你不是民選議員,為何要幫議員做決定?你這樣做根本是奪權!現在保皇黨人多,議事規則偏幫他們,秘書處也幫助他們。雖然我們民主派的議會工作很難,但我會與其他兄弟姐妹一定用盡所有辦法去阻止《逃犯條例》。

4月28日有13萬人遊行,為我們打了一支很強的強心針。議會的工作令人氣餒,但我看見13萬市民站出來,關心《逃犯條例》。我們未來數月的抗爭,將會更有氣勢,更有動力。

我明白香港人有無力感,但不因無力感令議會工作放軟手腳。因為只要還有機會,只要還有希望,就算真的無法阻止《逃犯條例》,也希望改變條例,加強保障香港人人身安全,這是民主派寸土必爭的。希望大家繼續關心此事,希望7月1日有50萬人上街。最後希望政府能聽到香港人的心聲而讓路。

特別鳴謝「灼見名家」為公民實踐論壇:《逃犯條例》修訂──危機四伏!整理演講文本
 按此 見原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