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不住多元 香港就玩完

我是詹德隆,文化及政治評論家。穿西裝、講英文,相信很多港人都識;但要真正和世界接軌,就不得不研究衣着、談吐、舉止,可惜這道理不是人人都懂,就連不少富豪或高學歷人士也會弄錯規矩,譬如婚宴場合日光日白一身「踢死兔」,不知道「晚禮服」應該傍晚6點後才穿;又如港人喝cappuccino泡沫咖啡,其實在意大利是早晨飲品,當地人過了早上10時就另作他選。 

為何我無端提起這些事情?皆因禮儀背後,可以反映到一個城市對社會及政治生態的看法。舉個例說,在不同場合的請帖訂明衣着規格,如禮服、smart casual等,就是希望出席者不會穿着得過於隆重或隨便,背後理念就是平等。 

 

三任特首均不明白核心價值 

身為傳媒人,回歸前我出席大量港英官員的飯局,特別之處是受邀嘉賓來自不同階層,不全是超級富豪,少有中國人式的論資排輩,大家發言時間亦相若;既然同枱食飯,大家就是平等。殖民地時代,英國人自知是外族,港人不真正接受統治,所以港英政府會設法了解香港民情。請人出席飯局,港英官員不敢崖岸自高,不像回歸後的公務員自封為「官」,不用心了解市民想法,確會「離地」。 

香港是個複雜社會,百多年的英國管治,造就了開放文明,但回歸至今三任特首,均不明白香港核心價值,包括新聞自由。今屆特首親自開腔批評大學生刊物,什麼都管,造成反效果,不對路啊!正如中國名演員趙丹去世留下名言:「管得太具體,文藝沒希望。」港人最不滿的,是有人嘗試改變我們生活方式。中港兩地生活方式截然不同,沒必要全部同化,試想想,長江發生沉船事故,內地中宣部第一時間發告示禁止記者採訪,換作香港記者,不撲去才怪!如果不尊重差異,為何要兩制?香港要在多元和一元做抉擇,我就選擇多元,香港應該打世界波,不應該塘水滾塘魚,如要做後者,大把內地城市可選擇。 

不要刮走紫砂茶壺的茶垢 

因此,一旦保不住多元、新聞自由等核心價值,香港就會玩完。政改爭議動搖社會根基,我和一些朋友憂慮會影響到香港核心價值、生活方式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。所以我與多名好友籌辦公民實踐培育基金,希望推動維護本港核心價值,重建港人對香港的信心。周六的論壇是頭炮,日後或舉辦不同形式的活動,如音樂會。 

常聽說香港是一本難讀的書,其實只是北大人遭誤導;戴着父輩傳下來的有色眼鏡,就看不懂香港這本書了。誠如前政協主席李瑞環所言,香港好比紫砂茶壺,不要刮走茶垢,數數香港有多少支大炮,你認為港人真會作反麼?假設余若薇做特首推動政改,立法會建制派42票反對便不能通過,何必這麼懼怕? 

做人最怕就是被迫改變生活方式。法國著名導演羅渣.華丁(Roger Vadim)曾經歷四段婚姻,每位太太都風華絕代。當年他與法國影后嘉芙蓮.丹露(Catherine Deneuve)離婚,世人皆替他感到可惜,但他解釋,離婚就是受不了她在家中發號施令。雖然可能很喜歡一個人,但如果要改變你的生活方式,可以妥協的或許很少。港人在雨傘運動已清晰表達這訴求,現在應輪到中央想辦法了解港人感受了。 

採訪、撰文:林勵 

#獨眼人間 #人言人語 - 保不住多元 香港就玩完 

 http://www1.hkej.com/dailynews/views/article/1095619